日升家園目錄

嬌妻難逃:九爺心尖寵 第五十二章 難以啟齒的前塵往事

時間:2019-10-19作者:默笙

    穆征被送進了醫院,可是事情沒有就這樣結束,那個被攔下的女孩被按著跪在地上,她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裙,赤著腳,頭發凌亂的垂散著,看不見她的臉。

    穆可欣急急的跑過去,推開旁邊的傭人,單膝跪地抱住了女孩,“姐姐,姐姐,你沒事吧,你怎么跑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女孩神智似乎不是很清醒,但她明顯認得穆可欣,她像抱著嬰兒一樣抱住身邊的人,嘴里還不斷的說著,“欣欣別怕,姐姐保護你,不會再讓人欺負你了,欣欣別怕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一圈人,就那么呆呆的看著角落里的兩個女孩。

    她們的身形相似,長相也猶如一個模子刻出來的,這是一對雙胞胎姐妹啊。

    可是穆征不是只有一個女兒嗎,什么時候又多出來一個。

    “連城,這是怎么回事?”穆石蓮震驚的問道,顯然她也是不知情的。

    穆連城大概是因為剛才的事情,對著穆石蓮也淡淡的,并沒有以往的親熱,“姑姑想知道,不如問問穆夫人。”

    這個穆夫人,說的自然是穆征的妻子——坐在沙發上存在感低微,好似一個隱形人的夏薇。

    “夏薇,你說!”穆石蓮冷著聲音喝道。

    可是還沒等夏薇有反應,穆二舅就反常的攔住了話頭,“這是穆征的家事,咱們就不要過問了,今天的事到此為止,先散了。等穆征脫離危險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穆二舅在穆家一向很有威儀,所以他的話還是管用的,穆石蓮張了張嘴巴,又閉上了。

    本以為這件事就這樣揭過去了,可是穆連城好不容易才抓到這個機會,他可不是被人算計了,然后又乖乖息事寧人的主。

    看著夏薇,穆連城意有所指的說道:“這是你唯一一次的機會,你有什么想說的嗎?”

    夏薇面露掙扎,她的臉上寫滿了猶豫,幾次握緊拳頭,最后在那些人如炬的目光下,她垂下了頭,“沒,沒有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穆連城早料到是這樣的結果,他也不失望,而是難得的把目光放到了穆可欣身上,“那你呢?”

    穆可欣已經扶著姐姐站了起來,她小聲而溫柔的哄著,臉上的表情溫暖而純真,一點都看不出平日里飛揚跋扈的樣子。

    先是把人哄著坐到了沙發上,又熟練的從隨身的包包里面掏出一個小小的貓咪玩偶,穆可欣這才抬起頭來,眸光清明的說道:“我有話要說。”

    “可欣!”夏薇苦著臉喚了一聲,她哀求的沖著穆可欣搖頭。

    可她的懇求絲毫動搖不了穆可欣的決心,握著姐姐的手,穆可欣堅定的說道:“這是我的姐姐,穆可然,我們是一對孿生姐妹。十幾年前,我母親夏薇在醫院生下了我們,這也是一切罪惡的開始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父親穆征,其實是奶奶和情人生下來的孩子,這件事情穆家很多人都知道。從得知自己身世那天開始,我父親就瘋了,他懦弱膽小,怕失去穆家的富貴,于是當有人把魔爪伸向他妻子的時候,他選擇了視而不見,甚至害怕別人發現,他主動在外面守門。”

    夏薇軟了身子,她跪在地上淚流滿面,“可欣,求求你,別說了,別說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穆可欣的眼中只有仇恨,沒有一絲的憐憫,“夏薇,我恨穆征,可是我更恨你,如果不是你的委曲求全,不是你的順從討好,那些人怎么會把主意打到我和姐姐的身上。人人都說為母則剛,可是你比穆征還要軟弱,為了自己的命就只會勸我們忍耐,你不配做一個母親!”

    “可欣……”穆可欣的話,讓夏薇無地自容,她不敢再說什么,只能趴在那失聲痛哭。

    此時,穆可欣已經說出了太多陰私,坐在那一直沒有說話的穆家二房的小叔使勁錘了下拐棍,“夠了!今天到此為止,我才不要聽你們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穆小叔一站起來,跟著有六七個人也要走,整個穆家大廳就空了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可是還沒等他到門口,就聽見穆連城漫不經心的說道:“小叔是心虛了嗎?”

    “穆連城!”穆小叔年紀已經不小了,而且年輕時候傷過腿。穆家一直有傳言,當年要不是因為他的腿傷,穆家主的位置絕對輪不到穆連城。

    當然,穆小叔的腿從來也不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小九,你這是在玩火。”穆小叔警告的看向穆連城,但他握著拐棍的手卻在輕輕的顫抖,不知道是氣得還是別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?小叔怎么知道,我從小到大最喜歡的就是火了,算命的常說,我五行什么都火,所以我得多親近親近。”穆連城舒舒服服的坐在那,明明屋子里的氣氛沉重的讓人喘不過來氣,他卻還能淡淡的開玩笑。

    “沈楠,扶著小叔坐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沈楠不知道什么時候跟了過來,他身后還站著不少彪形大漢,個個橫眉冷目,面無表情,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。

    顧曉柒還眼尖的在人群中發現了周銘翰和賈元昊的身影,連他們都來了,看來今天的事情鬧得不小。

    穆小叔被沈楠半扶半拖得送回了座位,那些人自然也乖乖的跟了回去。

    穆連城滿意的點點頭,“繼續。”

    穆可欣的心終于放下了,她咬著唇把埋藏在心里多年的秘密一股腦抖了出來,“我母親夏薇,從她和穆征結婚的第二年開始,就淪為了男人的玩物。一開始只有一個人,那人也算個有良心的人渣,每次事后都會給我母親一些錢,少則三五萬,多則十幾萬,出手非常大方。穆征嘗到了甜頭,于是……”穆可欣哽咽了,她拼命咽回眼淚,沙啞著聲音繼續說道:“于是夏薇的入幕之賓變得越來越多,有的時候甚至不止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顧曉柒驚詫的張大了嘴巴,夏薇再怎么說也是穆家的媳婦,那些人怎么敢這么做,難道就不怕被人發現嗎?

    褻玩親戚的妻子,這件事情傳出去,后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可是看穆連城的表情,他似乎對這件事并不驚訝。

    穆可欣的話還沒停下來,房間里的黑衣人也越來越多,幾乎把整個屋子團團圍住,讓那些蠢蠢欲動的穆家人不敢有任何動作。

    “后來,我和姐姐出生了,可笑的是,連夏薇自己都不知道,我們到底是誰的孩子,她根本不敢去驗證!生下我們之后,夏薇的身體不好,一直流血,沒辦法伺候那些人,于是穆征便把主意打到了我們身上。”

    穆可欣諷刺的笑著,“雙胞胎啊,多好的玩意兒啊!隨著我們一天天長大,那些人再也等不及了,于是只有八歲的姐姐被穆征送了出去!”

    穆可欣的臉上沒有一絲淚,只有空洞和麻木,那些歲月折磨已經讓她精疲力盡了。

    “我記得那天,穆征說帶姐姐出去玩,我還鬧了好久。等到晚上回來的時候,她被床單裹著,渾身是傷,穆征騙我姐姐是不小心摔的。從那之后,穆征只要靠近我,姐姐就會瘋狂的攻擊他。都是為了保護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來,姐姐總是被穆征帶出去,然后一身傷的回來。我們十六年那年,姐姐瘋了,她不和任何人說話,不準許任何人靠近,就躲在角落里,自言自語。”

    穆可欣溫柔的看向身邊玩著布偶的女孩,撫摸著她的長發,“然后在我高考的前一夜,我終于明白了姐姐的苦。”

    沒有多說自己身上發生的事,但是在場的人都能想的到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九爺的,他們玩膩了我,想要榨取我最后一絲價值,讓我帶著不知道是誰的孩子嫁給九爺,然后謀奪穆家。”

    輕輕捂住姐姐的耳朵,穆可欣犀利的眼神一個個看過去,“穆家名,穆家成,穆守則……穆長東,還有——穆征。”

    “九爺。”穆可欣跪在地上,把穆可欣也拉了下來,“我陷害你,設計你,不擇手段想要除掉顧小姐,可是我沒辦法,只有嫁給你才是我唯一的活路,我才能救出姐姐。我活該去死,可是姐姐她……求你,救她一命吧。”

    咚咚咚咚!

    一個個的頭磕在冰冷的地板上,穆可欣的頭很快紅了,高高腫起。

    穆可然不明所以,她像個孩子一樣,心疼的朝著妹妹的頭上呼氣,“呼呼,痛痛飛走,飛走。”

    顧曉柒看著,眼淚忍不住的打轉,她本以為這穆可然就是一個仗著家世胡作非為的大小姐,可是她的背后卻有著這樣的屈辱折磨。

    穆可欣給她下藥,設計她固然可恨,可是和穆征的所作所為比起來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穆可欣沒瘋,估計是為了救姐姐,還撐著一口氣吧。

    至于穆可欣說出的那些名字,足有二十幾個,有的甚至已經過世了。

    而且,穆二舅和穆小叔的名字,果然就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!”穆小叔脾氣火爆,要不是身后有人按著,他早就跳起來了,“這賤人是不是你安排好的,就為了給我們這些老家伙潑臟水!穆連城,我知道,你記恨當初我當初阻攔,沒讓你見到老頭子最后一面,可是你想這么害我,我穆長東也不是吃素的泥娃娃!”
小說推薦
湖北福彩3d专家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