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園目錄

嬌妻難逃:九爺心尖寵 第一百五十七章 我不會放過你的

時間:2019-10-19作者:默笙

    被拿捏住的顧曉柒,乖乖的住進了鄭山安排的房間。

    還別說,這里雖然遠離市區,但是環境很好,屋里的東西也是一應俱全。

    除了,沒有穆連城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現在,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另一邊,穆連城剛剛恢復神智,只不過救醒他的不是夏一塵,而是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顧曉柒用生命換來的解藥,根本沒有派上用場。

    事實上,只要顧曉柒再晚出出兩分鐘,哪怕她去個衛生間,甚至彎腰擦擦鞋,都可能會撞見急匆匆趕來的穆連羽。

    也許,這就是命運吧。

    老天存了心,想要折磨這對相愛的年輕人。

    “曉柒呢?”穆連城雖然醒了過來,但身體虧得厲害,渾身上下只有眼睛和嘴巴能動,像個活死人一樣。

    可這絲毫沒有影響到他的氣勢。

    “我問,顧曉柒呢?”

    賈元昊和周銘翰低著頭,沉默不語,沈楠則是冷漠的站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最后沈婉兒從門口擠進來,打抱不平道:“九爺,你知不知道,曉柒要被他們欺負死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胡說!誰欺負他了!”賈元昊心虛的蹦了出來。

    可他這樣還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,不打自招呢!

    “呵呵,有人現在就忍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你,最好小心說話!”賈元昊目露兇光的威嚇道。

    沈婉兒才不怕他,“九爺,這幾天你昏迷著,那個女醫生羞辱曉柒,你的人不幫她就算了,還要火上澆油。你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沈婉兒知道的也不多,但光是她知道的這些,就夠了。

    穆連城面無表情的聽完,然后又問了一次,“曉柒呢?”

    剛才睜開眼的瞬間,穆連城沒看到顧曉柒的身影,就知道事情不好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,曉柒怎么可能沒守在他身邊。

    在場的所有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倒是沒有一人能說出顧曉柒的去向。

    “老大,嫂子吃過早飯就走了,現在,還沒回來。”沈楠硬著頭皮回答說。

    穆連城心里一疼,他的曉柒都已經失蹤一天了,卻沒有一個人發現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穆連城掙扎著要爬起來,賈元昊幾人趕緊去扶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的傷還沒好呢,別亂動!”賈元昊一臉擔憂的說道:“顧曉柒又不是什么小孩子,還能走丟了不承。保不準她是嫌棄老大,偷偷跑路了。”

    賈元昊的話說得很難聽,氣得沈婉兒差點又沖上去揍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說話就閉嘴!沒人當你是啞巴。”婉兒氣呼呼的罵道:“賈元昊我告訴你,就算你跑了,曉柒也不會跑。”

    “呵,知人知面不知心,誰知道她是不是早就想跑,今天才找到機會。”

    “夠了!”穆連城用盡力氣,甩開了賈元昊的手,用一種看死人一樣的冰冷眼神瞪著他,“滾,滾出去!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讓我滾?”賈元昊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臉的驚詫。

    “你該慶幸,我現在還躺在床上,不然我恨不能親手殺了你。”穆連城毫不留情的說道。

    賈元昊備受打擊的后退了兩步,“老大,我掏心掏肺的對你,現在你居然為了一個女人,想要殺了我!”

    “你錯了,我不想。”穆連城冷漠陰狠的怒道:“我是要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真是看錯了你!”賈元昊一生氣,甩手就要走,被周銘翰一把給攔住了。

    房間里一下子就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突然,角落里傳來了一聲冷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是為顧曉柒感到不值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還在這?”穆連羽上前一步,擋住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湊過來的夏一塵。

    其實夏一塵還真不想留下來,但實在是這出戲太好看了,讓他忍不住。

    把玩著手里的小玩意兒,夏一塵漫不經心的說道:“我知道顧曉柒在哪?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快說!”沈婉兒急得差點蹦起來。

    穆連城也跟著把目光放到了夏一塵身上。

    夏一塵也沒賣關子,“她啊,已經走了,再也不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穆連城猛地從床上坐起來,剛包扎好的傷口立馬又滲了血。

    “這不可能!絕不可能!她不會離開我的!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不可能的!”夏一塵不屑的瞥了一眼賈元昊,繼續說道:“顧曉柒嫌棄你拖累她,早就跑了,不過臨走前,她托我給你送點東西。”

    在賈元昊“看吧,我說什么來著”的表情中,夏一塵把手里的東西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點,這可是救命的玩意兒。”

    可不就是救命的玩意兒?

    但也是這么個小東西,害了顧曉柒的命,讓他現在生死未知,不知道在哪個地方受罪,天天只能和一個變態老頭子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當然,這一切,所有人都不知道,除了她自己。

    沈楠慎重接過那個小瓶,心情復雜。

    “老大,這和穆二少帶來的,似乎是一樣的。”

    穆二少自然是穆連羽,誰也不知道他哪里弄來的解藥,問他也沒說。

    但穆連城卻猜到了,顧曉柒的東西是哪來的?

    “你帶她去見了你的上線。”穆連城篤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夏一塵也就是仗著穆連城現在動不了,不然他可不敢當著穆連城的面,說這樣的話。

    “聰明!”夏一塵也沒否認,他事不關己笑笑,“她的條件,讓我拒絕不了。”

    夏一塵像是要故意刺激穆連城似的,把那些話告訴了他,“曉柒答應我,等你好了,她就陪我一晚上,做任何事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本以為這話會讓穆連城變臉,但沒想到,穆連城只是閉著眼睛,無比悲傷的說了一句,“這個蠢女人,她這是去送死啊!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夏一塵懵比的問道。

    可是注定了,沒人會回答他的問題。

    穆連城的悲痛只持續了一分鐘,他有條不紊的發布指令,“無關人等,半個小時之內,必須離開穆宅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婉兒當然想留下,卻被穆連佑連拖帶拽的弄走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識趣的離開了。

    房間里,只剩下沈楠三人,還有穆連羽。

    然后,穆連城厲聲命令道:“從現在開始,我不管你們用什么手段,一定要找到顧曉柒。”

    “活,要見人,死,要見尸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沈楠堅定的答應一聲,領命去了。

    周銘翰拽了一把不情愿的賈元昊,也想跟著出去,可穆連城接下來的話,嚇得他差點尿褲子。

    穆連城用一種從沒有過的冷漠語氣,對他們說道:“賈元昊不仁不義,欺主叛上,砍掉右手,扔到我看不見的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“周銘翰雖然不知道內情,但你偏袒賈元昊,辱我發妻,不能容忍,挑斷手筋,和賈元昊作伴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能這么對我!”賈元昊現在才真的知道害怕了,他一直仗著自己是穆連城的親信,所以沒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包括顧曉柒在內。

    但現在,穆連城為了給顧曉柒報仇,要斷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穆連羽在一旁看得直搖頭:早知今日,何必當初。

    穆連城向來不是什么心軟的人,他決定的事情很少更改。

    “把他們帶下去。”穆連羽答應一聲,趕緊照辦。

    周銘翰苦笑著,認命了。

    但賈元昊一直都在不服氣的掙扎,他見求饒不管用,開始咒罵起來,而且越罵越難聽。

    到最后,連周銘翰都不勸他了。

    穆連城毫不留情的處置了賈元昊,但有一天他也沒忘。

    “查查那個珍妮的行蹤。”穆連城對著空蕩蕩的房間說了一句,似乎在自言自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了穆連羽的解藥,穆連城好的很快,但還是得坐下輪椅上。

    饒是如此,穆連城堅持帶著人,來到了從夏一塵那逼問來的位置。

    進了面館,里面空檔無人。

    又搜查了整個院子,卻只發現了一些沒來得及處理的小蛇尸體,和那些花草下面掩蓋的罪惡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們來晚了。”沈楠難掩失望的說道。

    他們的行動已經夠快了,但還是沒能攔住人。

    唯一的線索,也已經斷了。

    興致沖沖的來了,失魂落魄的回去。

    穆連城對組織的恨,徹底刻進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而此時,顧曉柒正坐在一家奶茶店里,喝著顏色詭異的茶,吃著看不出是什么東西的點心。

    “味道怎么樣?”鄭山坐在對面,一臉期待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難吃,很難吃。”顧曉柒實話實說,一點也不怕她的答案會惹毛鄭山。

    事實上,鄭山根本不生氣,他神神叨叨的嚼著點心,嘴里還要嘟囔著牛奶加多了,還是咖啡沒煮到時候。

    相處幾天,顧曉柒已經知道了,那些東西里面根本沒有什么骨粉,內臟,都是鄭山說出來故意惡心她的。

    這老頭就像個精神分裂一樣,好的時候就扎在廚房里,研究些黑暗料理。

    壞的時候——

    比世界上最惡毒的罪犯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比如每天晚上,他都要逼著顧曉柒放血,然后摻在自己的杯子里,當著顧曉柒的面喝下去。

    據他說,這樣美容養顏,有助于緩解衰老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一個快要死的糟老頭,這么做是為了什么!
小說推薦
湖北福彩3d专家推荐